相关文章

深圳自闭症儿童入学被拒 教育部为其返校作方案

本报连续报道“自闭症入学难”引起多方关注,有关教育部门昨接受相关建议

新快报讯记者刘子瑜报道 新快报连续多日追踪报道的“深圳自闭症儿童入学难”问题持续发酵。前昨两天,包括人民日报、新华社、中央电视台在内的多家媒体通过微博、评论、新闻等方式先后报道“自闭症儿童入学难”的话题。

国内治疗、研究自闭症的权威专家、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儿童发育行为中心主任邹小兵说,目前自闭症发病率已经呈现“猛升”趋势,大批家长呼吁教育主管部门积极介入“入学难”问题。

与此同时,针对“李孟入学难”问题,壹基金组织向宝安区教育局提出建议方案。

自闭症儿童两年“跳一次”

“自闭症在1990年以前被认为是一种少见或者是罕见病,万分之几的发病率。可是今年美国的调查研究数据表示,自闭症在美国的发病率是1.1%,韩国是2.6%,日本是1.6%,英国是1.5%到1.6%。”中华儿科学会儿童保健学组委员、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儿童发育行为中心主任邹小兵说。

邹小兵说,目前自闭症发病率每两年“大跳一次”,目前医学界还没有找到明确的发病原因。

前天,深圳市“星星的孩子想上学”研讨会上,大部分家长都希望教育部门积极采取措施,介入“入学难”。

一名高中语文老师说:“我的孩子是自闭症,我非常清楚学校为什么不愿意接受孩子,因为升学率。孩子随班就读政策虽有,但执行起来却有非常大的阻力。”

而另外一名自闭症儿童家长徐先生说:“现在很多随班就读的政策都是由残联拟草发文,管理和责任也都归属于各区的一些残联,但是随班就读应该是义务教育工作的一部分,教育部门应该积极参与进来,否则融合教育是很难推进的。”

“李孟不是个例,之前大批自闭症儿童被家长联名拒绝在校外,非常多。”广州扬爱特殊孩子家长俱乐部理事戴榕说。

教育部门将为李孟返校作方案

李孟入学难事件仍在持续,壹基金公益组织第一时间介入,希望能够帮助李孟重返普通学校。

昨日,壹基金项目总监陈宏乐告诉新快报记者,壹基金已经在上周五与宝安区教育局、宝城小学召开了三方协调沟通会议,交向教育局递交了建议信,信中提议由宝安教育部门牵头,尽快聘请自闭症诊断专家对李孟进行专业评估,如符合条件建议返回普通学校。

一旦李孟返回学校,深圳市社工协会与深圳市自闭症研究会派出特殊教育老师。另一方面,将对普通学校的教师进行特教培训。

而对于宝安区教育局及学校所说的“宝城小学无资源教室”的说法,壹基金表示愿意出资,在李孟所在的普通学校建立随班就读资源教室。

截至记者发稿,壹基金项目总监陈宏乐告诉新快报记者:“目前教育主管部门已经接受了相关建议,下来将做一个详细的方案促成李孟重返普通校园。”

壹基金秘书长杨鹏认为,一旦李孟重返校园,这将是深圳市乃至全国自闭症儿童上学的一个标志性事件,非常具有典型与代表意义。“非常感谢新快报做的一切。”杨鹏最后说。

专家呼吁

根据今年的调研显示,内地目前只有10.43%的自闭症儿童在普通学校随班就读,49.19%的家长希望孩子能进入普通学校读书。深圳市自闭症研究会会长廖艳辉呼吁借鉴港台模式。

香港:有明文规定学校拒绝就违法台湾:教育不能隔离大家都去普校

“目前香港对于自闭症儿童,是尽可能叫他们全部进入普通学校就读。”香港教育学院博士、香港特殊学习需要与融合教育中心总监冼权锋说。

冼权锋告诉新快报记者,早于1970年代,香港教育署开始在普通学校设立特殊教育班。而在近些年,出台了多个文件从政策上保证自闭症儿童入学,“这样你学校就不可以拒绝了,否则你违法违规。”

另一方面,香港教育部门积极参与,先后采取“学校接收学生,政府出资补助学校”、“提供普通学校教师的特殊津贴”等方案。

而在台湾,孤独症这个词在1980年代出现,1990年代,融合教育思潮进入台湾,开始强调教育不能隔离。目前台湾所有的小学都至少有两位特教老师,早期台湾设立的启明、启聪等特殊教育学校,后在融合教育思潮冲击下,逐渐萎缩,学生逐渐回归普通学校。